阿苏拉

历史足球爱美摄影

好友说以前谈起卡西我是痴汉,现在想起卡西我就是怨妇。晚上和学弟讨论巴尔德斯稳重与否的问题,突然一下子难过的要死。在我看来门将就是球场上最难的位置,输了你的失误会被无限放大各种指责,赢了大家更关心的是谁进球谁助攻。有时候看到C罗风光无限,我忍不住就在想等他踢不动了皇马球迷会怎么对他,暑假和我爸聊球,我爸说我对巴萨的评价越来越高了,我说我这是成熟了理智了。其实在我看来理智就意味着感情变淡,毕竟现在对于一些人一些事我完全做不到理智。看球这么些年劳尔是初恋一开是信仰,劳尔走时我骂fb,骂穆里尼奥,一开走的时候是无力痛苦和怨恨,好像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说我爱皇马了,这么多年感情很深,但终究是有了裂痕。以前听到足球高于生死这句话我觉得热血沸腾,现在说不出的复杂,也没有再熬夜到爆肝,看完去考试了。足球是我青春中最疯狂的事,只不过感情是有限的,过去的不会再来,也无力去重复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7)